[以納茲的視角]
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,感覺好像有一片回憶消失了,而那一片回憶是唯一空白的,當我想要回想的時候,只記得露西將我抱在懷裡,大聲喊著我的名字,而到後來...頭腦突然一陣刺痛,就想不太起來了...還有露西為什麼不讓我去接那個委託呢...嗯...那個委託跟我的回憶一定有什麼關連!我要找露西去問個清楚!呃...露西他應該還好吧...還是去看看他好了...疑?已經天亮囉?應該去看看露西了!我這麼對自己說,快速的跑到露西家,熟練的跳上窗戶,一如往常的從窗戶跳進露西的房間,她熟睡又可愛的小臉,覆蓋著金黃色的細柔髮絲,我看了看她,坐在她旁邊等她醒,不久後哈比飛了進來,大聲的說:「露西!起床了!」露西馬上從床上坐起來,而我一如往常的展開笑容,對她說:「露西!早啊!」而她的臉卻臉紅了起來,然後哈比突然飛過來摸摸露西的頭,對她說:「露西頭殼壞掉了嗎?怎麼臉那麼紅?」露西瞬間轉頭把哈比給抓了過來,大聲的說:「我頭殼沒有壞!你還是去跟你最"親愛的"夏露露玩吧!」說完後,哈比馬上飛出窗外, 然後大聲的說「露西好討厭!!」然後不理露西了。然後露西轉過來對我辦了一個鬼臉,我們相視而笑,一起散步聊天走到公會。而在去公會的過程中,我問了她為什麼阻止我去接那個委託,而她卻只是搖搖頭,對我說:「對不起,我不能告訴你...」然後自己先跑到公會去了,而我只是一邊追著露西一邊想著:為什麼就是不能說呢?是因為跟我那片消失的回憶有關嗎?呃...先別想那麼多了!趕快追上露西,然後才一起進了公會。進了公會,大家不約而同的轉過來跟我還有露西問好,哈比已經在跟夏露露玩了,當我跟露西看到哈比,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,然後看了彼此一眼,一起走到委託佈告欄前,開始挑選委託。
[露西的視角]
我跟納茲看完佈告欄上的委託,決定不出來要哪一個,所以納茲就轉過來對我說:「這次就算休假吧!」然後哈比也飛過來說:「哎!」,然後納茲就說:「那我們去遊樂園玩吧!」哈比摸摸頭說:「可是我想跟夏露露一起去...」然後我跟哈比說:「那去請她來吧!」然後哈比就飛走了,過一會兒,哈比、夏露露還有溫蒂也過來了,哈比解釋說:「因為夏露露說溫蒂來,她才要來,所以我就...」然後納茲大聲說:「沒關係啦!反正人多比較好玩!對不對?露西!」然後轉向我,我只好尷尬的擺擺手說:「對...對...納茲,一切都聽你的...」說完這句話,刷的一聲,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,納茲已經拉著我的手,往遊樂園出發了,然後不久後哈比也跟夏露露拉著溫蒂的手,從天上飛過來,然後一邊飛一邊說:「納茲好可惡喔!都跟露西先走!」然後我俏皮的吐了吐舌頭,納茲只是一邊跑一邊說:「反正你們遲早都會"飛"過來嘛!別計較別計較!」...我頓時在臉上冒出三條線,心想:「果然是納茲的作風...哀...名副其實的"單細胞生物"」然後納茲突然在一家烤肉餐廳停下來了,然後哈比跟夏露露也把溫蒂放下來,然後哈比停在納茲的肩上,而夏露露則是飛到溫蒂的懷裡,然後納茲就轉過來露出笑容對我們說:「今天先吃這家吧!」這家的火很好吃哦!然後我對納茲喊著:「我們又不能吃火!開什麼玩笑!」然後納茲不以為然的對我說:「我又沒有說要你們吃火,我只是說這家很好吃而已,這家當然不會只有賣火啊!露西,你頭殼又燒壞囉?」然後我惱羞成怒的吼回去:「人家又不知道!!」然後納茲跟哈比不約而同的到退三步,然後"大聲"的說著"悄悄話"只見哈比說:「露西好恐怖!」納茲也給予回應:「對啊對啊,難道我又說錯什麼了?!」然後我在一旁吼著:「你們的"悄悄話"也太大聲了吧?都給我聽到了!」然後說著說著,我一把抓起哈比和捏起納茲的臉,然後把他們拖到一旁去,然後對夏露露跟溫蒂展開"笑容"然後說:「你們先進去點餐,我們一會就來」我瞪著納茲和哈比看,只聽見納茲跟哈比先快速逃進餐廳,然後大聲對我說:「我們餓了!我們先走了!」然後我一邊瞪著納茲和哈比,一邊生氣的走進餐廳,看到夏露露跟溫蒂已經在研究要怎麼烤肉了,我趕緊跑過去,然後盯著烤肉的器具,不知道該怎麼使用,然後看了看納茲,對他說:「喂!你不是說你來過?」然後納茲對我說:「對啊!」然後我指了指烤肉器具跟旁邊的一些生肉,然後對納茲說:「那你來烤」然後納茲跟我換了位置,只見他盯著那器具老半天,然後想了許久,然後對我說:「一定要用這些東西嘛?」我那個時候已經很沒耐性了,就隨便擺擺手,對他說:「只要可以把肉弄到可以吃就好啦!」然後只見納茲搓搓手,然後轉過來對我說:「你說的喔!」然後我突然感到有一點不安,正準備要制止他的時候,納茲已經用自己手上的火,把肉給烤熟了,而肉上面還有著火,只見他大口的把肉上的火吃光,然後把一整盤肉放到我們面前,然後一邊"嚼"著火一邊對我說:「你說的喔!」有點錯愕的我跟溫蒂互看了一眼,有點無言的推開,我只是說:「哈比,你吃吃看有沒有毒」接著把一片肉塞進哈比的嘴裡,只見哈比嚼著那片肉,接著滿足的吞下去,接著用有點口齒不輕的話說:「真吼七!(真好吃)」接著我跟溫蒂只好半信半疑的夾起一片肉,小心的吃了一小口,只是莫名其妙的覺得,這個肉怎麼這麼好吃?以為會很硬呢...正當我跟溫蒂要夾起另外一片肉的後,竟發現整盤肉都沒了!我們互望一眼,接著將目光轉移到發出因為正在嚼東西所以巨大聲響的納茲
,接著我盯著把整盤肉的罪魁禍首看,納茲頓時被嚇得冒出冷汗,只見他快速的將所有的肉嚥下,然後一臉無辜的解釋:「你們好像不敢吃啊!所以我就幫你們解決啦」說著露出笑容,跟剛剛被嚇得冒出冷汗的他截然不同,讓我佩服起他的"單細胞生物的思考邏輯",說著只好尷尬的付了錢,拉著納茲走出餐廳...

初音★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